煎饼果子不要煎饼

这里煎饼,也可以叫我维利斯(或ww),文手加画手,其实我是一个鸽手
这里写的文不仅字数少,而且语句不通,描写运用不当,人物经常ooc,常年懒得更新,废话一大堆,容易弃坑

这里一般不会把画发出来,因为人体扭曲,头部略小,线条垃圾,上色垃圾,配色垃圾,反正啥都垃圾,而且没有板子

雷鬼卡灵魂互换(3)

ooc,各位好这是我的朋友ooc,他特别喜欢粘着我
安迷修窜场,你问我他是来干嘛的,我告诉你,凑字数的


   雷狮拿着鬼狐的衣服无从下手,于是他忍不住骂了一句:“他妈的,怎么人人都穿连体衣。麻烦。”终于,他艰难的穿好了连体衣,或者说,不是穿好而是穿上,毕竟他连拉链都没拉好,露出了里面的白色里衣。
   打开窗户,离地面并不远,周围也没什么人。于是雷狮翻身一跃,跳了下去,然而他还没习惯这具身体,平常十分熟悉的动作,却因为大尾巴失去了平衡。“咚!”的一声,摔的真惨,不堪入目。
   “靠!”雷狮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他站起来,随便拍了拍灰,跑了,消失在树林中。

   “帕洛斯,佩利,我和卡米尔有些话要说。”卡米尔对俩人说。
   “哎呀,有什么话不可以让我们听见呢?”帕洛斯笑着说,一副十分欠揍的样子,“哦~难道你们两个……”说到这,他就不说下去了,只是一边摇头一边发出“啧啧啧”的声音。随后他感到了一阵寒意,来自卡米尔凝视。
   “好好好。”帕洛斯连忙扯着佩利走开,“蠢狗,走了。”
   佩利不明不白的,还没弄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就被扯走了,“哎,去哪儿啊。嗷!帕洛斯你扯我头发干嘛!想打架吗……”
   直到佩利的吼声完全听不见了,卡米尔才拿出锤子对着“卡米尔”,“你是谁?”

   空气在这一瞬间凝固了,让人难以呼吸。鬼狐的心跳开始加速。看来是自己伪装失败了吗,但是如果承认就表示自己真的不是卡米尔了吧,“大哥,你说什么啊,我是卡米尔啊。”
   “你是谁?”对方重复了一遍问题,否定了刚才鬼狐的回答。他的语气平淡,让人无法猜测他此刻的心情。
   鬼狐也干脆不继续伪装了,直白的说:“鬼狐天冲,在下鬼狐天冲。在下也不知为何一醒来就在卡米尔大人的身体里。或许卡米尔大人此刻正在在下的身体里。”他弯下腰,低着头,一副卑微的样子。虽然他现在是卡米尔,雷狮不会打他,但谁说的定换回来后雷狮不会打他呢。

    雷狮在树林中走着,旁边的树林有些动静,“谁!”要是以前,雷狮肯定直接忽略,可他现在是鬼狐天冲。
   “这位先生不用担心,在下并没有恶意。只是偶然路过这里而已。”让雷狮熟悉的声音响起,那人从草丛中走出来,“在下安迷修,如果可以的话,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