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果子不要煎饼

这里煎饼,也可以叫我维利斯(或ww),文手加画手,其实我是一个鸽手
这里写的文不仅字数少,而且语句不通,描写运用不当,人物经常ooc,常年懒得更新,废话一大堆,容易弃坑

这里一般不会把画发出来,因为人体扭曲,头部略小,线条垃圾,上色垃圾,配色垃圾,反正啥都垃圾,而且没有板子

雷鬼卡的灵魂互换(7)

完了完了,偏了偏了,第一篇的预警大多可以作废了,以后还是写个提纲吧
cp主卡鬼,纯属搞笑,注意避雷
严重ooc
好不容易熬过了感冒,发烧了,又去看恐怖电影,现在肚子疼脑袋疼眼睛疼,文的质量直线下降,还请见谅











  即使鬼狐很想拿起旁边的电蚊拍拍卡米尔使他忘记掉刚才的一切,但是他打不过,已经改变不了的了。虽然这个事实很让鬼狐绝望,好在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恢复了平日的冷静。
   而卡米尔在这两人独处的时候,心情特别兴奋、心跳加速、血液沸腾,想要扑过去给鬼狐一个热吻的冲动已经蠢蠢欲动。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当他正打算这么做时,他抬头看见自己的脸,一切欲望都灰飞烟灭了,甚至有点想哭。他对着自己的脸可无法有什么反应,这独处的机会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当然鬼狐可没有察觉到卡米尔内心剧烈的变化。
   两人休息了一小会儿后,再次启程出发。
   非常幸运的,两人发现了雷狮之前从窗户上摔下来的坑已经一些白色的绒毛,虽然不是很起眼,但对于两位警惕性极高的人,就算有位第二次路过的路人换了个发卡都能发现。
   如果雷狮知道卡米尔和鬼狐是因为自己的新身体掉毛了,会一边感叹自己的幸运,一边吐槽鬼狐的身体素质差。
   而鬼狐看到这些不起眼的白毛时,他看出这是自己尾巴上的毛,他的内心有一千匹草泥马奔过。被他当宝贝一样的尾巴究竟被雷狮摧残成什么样了!不会已经秃了吧?!
   卡米尔呢?他此刻感受到了鬼狐那强烈的cnm的心情,虽然很微弱,让他不敢确认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如果鬼狐知道此刻卡米尔正在想他要怎么拖延时间,让他们和雷狮晚点回合的话,鬼狐可能会顾不上什么颜面啊,计划啊,直接冲上去扯着雷狮常带的头巾然后砸晕他,接着把头巾绑个蝴蝶结,扔到大厅去,然后传开“震惊,大赛第三竟如此有少女心”的新闻。

   再来看看雷狮这边。帕洛斯认了命,扯着佩利的头发走了出来,帕洛斯正打算为此辩解,而佩利却在旁大声bb:“很痛的帕洛斯!放手啊你!想打架是吧!”  
   帕洛斯知道自己是闭不上他的嘴的,于是自动将他当做一条胡闹的狗,他面露微笑,对着安迷修和雷狮,他说:“我不过是路过而已。”
   雷狮眯了眯眼,露出一丝坏笑。呵,路过?鬼才相信。
   安迷修皱皱眉,只是拿着剑指着他们,什么也没说。
   帕洛斯看出他并不想放走自己,他继续说:“安迷修,你看我俩也没做什么坏事,就算你灭了我,雷狮不照样在那?要不,我想你提供些雷狮的信息?帮你灭掉雷狮?”
   雷狮的笑容有些僵硬。很好,帕洛斯,我都听见了,我都记着了。
   安迷修放下了剑:“我才不会与恶党联手,今天我还有更重要的事,你们老实点。”他转身对着雷狮,一脸严肃的样子,实际上就是一条乖乖摇尾巴的小狗狗。虽说这是个男的,但是他有尾巴和耳朵,肯定是稀有物种,要好好保护。
   雷狮一脸嫌弃的表情没有怎么遮掩,虽然他很像扇安迷修几巴掌然后走人,但他清楚自己目前的实力可以说是被人吊打的,当然这只是雷狮个人的想法。
   当雷狮正打算对安迷修下令时,当帕洛斯正想拖着那个坑队友的佩利走人时,卡米尔和鬼狐来了......
   鬼狐第一秒看了看自己的尾巴,庆幸自己的尾巴还没秃,第二秒注意到雷狮面前的安迷修,感叹这才多久,雷狮就用他的身体出去沾花惹草。
   雷狮这个人,这是可怕。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