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果子不要煎饼

这里煎饼,也可以叫我维利斯(或ww),文手加画手,其实我是一个鸽手
这里写的文不仅字数少,而且语句不通,描写运用不当,人物经常ooc,常年懒得更新,废话一大堆,容易弃坑

这里一般不会把画发出来,因为人体扭曲,头部略小,线条垃圾,上色垃圾,配色垃圾,反正啥都垃圾,而且没有板子

今晚吃烤鸽子(上)

忽然的脑洞

由于在准备期末考阶段写的,所以质量很差

此文纯属娱乐向,不喜勿喷

bug是无所不能的

咕咕咕










   噢,又是新的一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上面是蓝天白云,下面是葱郁树林。不远处还传来了一声声“咕咕”的叫声,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普通。

   不过只是看起来而已罢了。

   现在伊莱·克拉克正对着他面前的鸽子发愁。

   眼前这只鸽子是伊莱一大早发现的,同时他也发现自己的猫头鹰不见了。更绝望的是,这只鸽子似乎是他的新役鸟。

   即使他再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他不得不接受——他得带着这只雪白的鸽子去进行游戏。

   当他进入大厅时,大厅里的另七个人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纷纷望着这个自带随从的人,不过他似乎和平常有些不一样?

   “克拉克先生,这是你的新皮吗?新的役鸟很可爱呢。”艾玛先上前一步问候道,还伸手去摸了摸那只鸽子。

   鸽子很乖巧的任她摸。直到艾玛收回了手,似乎还有些不舍,于是他直接飞到艾玛肩头上去了。

   “咕咕咕——【姐姐,我跟你混了】”鸽子如此鸣叫道。

   而伊莱从刚才被人问候直到现在鸽子离开了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半晌,他才意识到自己甚至连一只鸽子都没有了。

   “看来它很喜欢你呢,那就送给你吧,它可以给你扛刀。”伊莱的声音有些颤抖,不是因为他不舍得这只鸽子,而是因为没有了役鸟的先知是没有灵魂的。

   “可是这不是你的技能吗?没有了役鸟,你也就没有了技能啊。”艾玛对他的一番话表示很惊讶,不过手上撸鸟的动作没有停下来过。

   “没关系的,可能是个bug,这不是我的役鸟。小鹰可能出去玩了。”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然后忽然低下了头,略感悲伤的说,“也可能是因为我让他扛刀太多次了,不要我了......”

   接着艾玛安慰了下伊莱,然后游戏就开始了。

   进入游戏后,地点在湖景村。

   伊莱看了看自己的肩头,鸽子再次回来站在那里。看来是碍于游戏规则,他不得不回来。

   “监管是吾主和瓦尔莱塔小姐吗。”

   伊莱找到了最近的一台电机开始解机,等待着自己的役鸟找队友。半晌,机子已经解了一半了,那只鸽子依旧站在自己的肩头。它时而看看自己雪白的翅膀,时而顺了顺自己光滑油亮的羽毛,但就是没有半点要去找队友的想法。

   伊莱已经解完一台机了,鸽子还站在那。伊莱望着鸽子,嘴角微微抽搐。接着,他举起了自己的手,猛地抓住了鸽子往地上一摔。

   “你倒是给我好好当一只役鸟啊!去标记队友啊!”

   鸽子甩了甩头,用一种很不屑的眼神看了伊莱一会儿,然后慢悠悠的飞走了。

   看着远去的鸽子,伊莱的心情就如同一个正在教育进入了叛逆期的儿子的老父亲一样心酸。他走到另一台电机前,平静了下心情,继续解机。

   又一台机解完了,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肩头,用力的踹了一脚电机。

   他就不应该去信任那只鸽子的!

   这时,一只手搭上了伊莱的肩膀。

   “啊,吾主......”

   “伊莱,何事让汝如此气氛?”哈斯塔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赶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了自家的信徒在踹一台无辜的电机。

   “吾主,我的役鸟变成了一只不靠谱的鸽子,具体原因还不知道。”伊莱一边说着,一边停下了自己的像撒泼一样的行为,然后对于让神明大人看到了自己这幅狼狈的模样而感到羞愧。

   “那鸽子去哪了?”

   “估计跟了别人去了。”

   “汝先解机,吾去办点事。”哈斯塔说完后做出了一个不属于神明该做的事情——他揉了揉伊莱的脑袋。然后转身离去。

   即使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伊莱还是有些不适应,准确来说应该是害羞。他的脸红了点,脑子里想着各种东西。接着他打了下自己的脑袋,作为信仰者可不能想太多。

   伊莱接着解机,还剩一台机,一切倒是挺顺利的,除了那只鸽子。

   一台机没解完,已经有三个队友倒地了。对,都是哈斯塔打的,当然,他没绑上椅子。一会儿,伊莱就看见从远处走来的哈斯塔,手里还抓个个什么在扑腾的活物。

    真不愧是吾主,帮他把鸽子抓回来了。

   “伊莱,这就是那只鸽子吧。”哈斯塔将鸽子拎到伊莱面前。

   “是的.......啊!”

   不料,鸽子竟挣脱开了,眼神十分犀利的盯着伊莱,然后开始啄伊莱的脸!

   “咕咕咕咕咕咕!”

   “再动一下试试。”哈斯塔一把抓住了鸽子,用一种“王之蔑视”的气势瞪着的鸽子,“伊莱,它为什么要啄你?”

   伊莱整理了下被啄歪的眼罩,思考了一下,说:“它刚才似乎再说‘我不过是出去玩了一下干嘛这么对我’。”

   “这只鸟还有用吗?”

   “告吾主,没有。”

   “烤了吃了吧。”

   “咕!”



未写完。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