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果子不要煎饼

这里煎饼,也可以叫我维利斯(或ww),文手加画手,其实我是一个鸽手
这里写的文不仅字数少,而且语句不通,描写运用不当,人物经常ooc,常年懒得更新,废话一大堆,容易弃坑

这里一般不会把画发出来,因为人体扭曲,头部略小,线条垃圾,上色垃圾,配色垃圾,反正啥都垃圾,而且没有板子

失去过一次,就承受不住第二次了

我考完了!!!!
文与题目无关,就当我瞎写的吧
裘克为中心,微量杰裘,个人对周可儿过去的妄想
由于每段文写的时间不同,个人状态不同,所以质量不太好
我流裘克是那种曾经很隐忍,最后被逼疯了,很害怕失去,在意他人的想法。。。。
算了自己看吧,我也不会说了
结尾。。。。。。。我。。。。。。。
注意避雷
不喜勿喷




  午夜两点,黑暗笼罩了世界,孤独的月亮在黑暗中散发着那微弱的光芒,微弱到仿佛下一秒就会被黑暗吞噬。
   在黑暗的深处,一家马戏团的灯还亮着,里面隐约传来些惨叫声,伴随着血腥味弥漫在空中。
——————————————————————
   裘克,一名哭泣小丑,微笑小丑的陪衬。所有人对他只有嘲笑、蔑视,都等着看微笑小丑如何捉弄他,再无情的嘲笑。
   没人在意过他的感受,他自己貌似也并不在意这一切。
   “真的不在意吗?”
   每天晚上入梦后,都会遇见微笑小丑那令人作呕的笑脸和人们冷酷无情的嘲笑声。
   小丑不在意这些。他一直这么想着,但,他也有时会怀疑自己。
   “真的不在意吗?”
   “明明就很在意。”
   “不要再骗自己了。”
   “遵循内心的想法,去吧。你是对的。”
   他不知道是谁说的,他也不想去找那个人,就这样就好......
   这样就好吗......
   这样并不好。
   那天,一切都变了。
   向微笑小丑发出挑战的他,带着面具的他,露出了笑容,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但是没人看见。
   挑战时间,午夜两点,所有人都回家的时候,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的时候,一天里最安静的时候,也是裘克最喜欢的时候。
   那晚,裘克没有带面具,他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没人看的出他在想什么。他比约定时间早了一个小时。
   他的心情异常的好,是目前以来最兴奋的一次。即使微笑小丑玩了半小时才来,即使他还是像以前一样令人作呕。
   这一切,都要变了。
   用惊人的力气将微笑小丑摁在地上,另一只拿着银刀的手,挥舞着。
  
   凌晨两点,马戏团里的灯还亮着,里面有两个人,一个哭泣小丑和一个微笑小丑。
   哦不,准确来说是一个死人和一个微笑小丑。
   裘克脸上带着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和倒在地上表情恐怖而扭曲的家伙格格不入。
   裘克蹲在旁边,甩了甩手,再次拿起那把已染上鲜血的银刀,搁在微笑小丑的脸旁,慢慢的,不慌不忙的,愉悦的割下他的脸,并发出神经质的笑声:“嘻嘻......嘻嘻......”
   所有人都喜欢他,那就变成他吧,人们都会喜欢裘克了,对吗?
   他草草的处理了下,带上了他的新面具。
   哭泣小丑裘克不复存在,曾经的微笑小丑也消失了,现在只有微笑小丑裘克。
   宁静的夜晚被打破了。裘克将尸体踢到一边,开始了他的表演。他学着曾经的微笑小丑,模仿他的动作,他的言行,就像真的微笑小丑一样。
   不,不是像,他就是微笑小丑。
   微笑小丑在深夜里起舞。点了火的铁圈,被放出的动物们,充斥着血腥味的马戏团,他就在里面起舞着,等着他的观众。
   那个家伙儿生前的惨叫引来了周围的居民,及刺耳无比的警车。所有人包围着这个处于黑暗深处的马戏团,来“观看”这场表演。
   狂欢派对开始了,准备好了吗?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微笑小丑,很荣幸为各位表演!”他的语气激昂,面具下的双眼染上了血红色。说着,他指挥着被放出来的动物们。
   接着,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一颗小石头砸在了裘克身上。然后是更多的石头向他砸来。
   “你根本不是微笑小丑!”
   “怪物,你就是个怪物!”
   “我们才不要看你的表演,你为什么不去死!”
   一群不知什么时候闯进来的小孩这么吼着他,他们的眼神充满怒意和恨意。
   即使他们砸来的只是些小石头,但在裘克眼中,那是用来驱逐他的导弹,那是坠落的陨石。
   为什么,为什么,裘克是微笑小丑啊,为什么要这么对裘克。这不是你们喜欢的脸吗?我现在变成他了,你们还是不喜欢裘克。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
    裘克拿起他的道具,那是一个电锯——每个小丑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道具,不过它曾经属于别人。他将那些石子打回去,意料之中的听到了孩子们的哭声。
   小丑的工作之一,给予坏孩子警告,惩罚不乖的孩子——这是曾经遇到的一个男人说的。
   他冲向孩子们,在孩子们惊恐的注视下,他惩罚了第一个坏孩子。血花在那孩子身上绽放,其他孩子的哭喊声如同美妙的音乐为此伴奏着。
   所有的观众似乎意识到了危险,他们纷纷举起枪,对着眼前的小丑。
   裘克听不到他们在讲什么,他只知道,这群坏孩子应该接受惩罚。
   如同刚才的石子,第一颗子弹发射了,然后许多子弹铺天盖地的向他飞去。
   好痛,好痛啊。为什么要打裘克,裘克明明什么都没做啊,裘克只是在惩罚坏孩子啊,大家不是都会惩罚坏孩子吗?裘克做错了什么吗......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是的,这是他的心声,真正的他。
   “吼!——”裘克怒吼着。即使他不再是微笑小丑,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人喜欢他,那么,就毁掉吧。
   该死该死,全都该死。
   坚硬而锋利的火箭筒挡住了人们的攻击,并刺穿了人们的胸膛,喷涌而出的鲜血为这个冰冷而灰暗的世界染上了新的颜色,那是属于绝望的颜色,那是属于裘克一人的颜色。
   “真是不幸呢,怪物。”一个警官如此嘲笑道。
   是的,真不幸。竟然被打中了,还是假肢。
   右腿在曾经演出时的一次失误而碾断了,人们只给他做了个简陋的假肢,他一直小心保护着,如今终于断了。
   “我想,你现在可无法还手了吧。”警官举起手上的枪,对着倒在地上的裘克。即使现场只剩几个人,他也能保证自己可以除掉这个怪物。
   所有可以行动的人,决定将自己刚才的恐惧、愤怒、厌恶发泄在这个失去了一条腿的小丑身上。
   裘克倒在地上,他无法起来反抗。他的脸上还是那僵硬而诡异的笑容,他望着那些人,眼神没有一丝闪躲,没有恐惧与绝望,甚至还笑了出来。
   这也是一种不幸吧,活在这个世界上......
   此刻的他显得是如此脆弱,失去了原本的气势,任凭人们摆布。但是没人会去关注一个怪物,是吧。
   视线逐渐模糊,是雾导致的,夜晚的雾气通常都很重的。
   枪声响起了,随后是金属撞击的刺耳的声音刺激着人的耳膜,以及液体滴落的声音。
   真是令人惊讶。
   “你......”看着一个模糊的人影为他挡下子弹又冲了出去,裘克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感觉,那种让人感到虚伪的感觉。像是他,但他不可能会这样做的。
   “好久不见,您可真是狼狈啊,小丑先生。”熟悉的声音,裘克皱了皱眉。那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真是令人不爽。
   “哼,好久不见,杰克。”
   雾还未消散,周围安静的吓人。没有枪声,没有人声,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隐约可以看见一具具穿着警服的尸体倒在地上,以及两个渐行渐远的身影。

   小丑不见了。

评论

热度(34)